首頁 > 新聞中心 > 鄉鎮短波 > 正文

遍種“金果果” 沿河泥馬村期盼修通“產業路”

連日來,沿河土家族自治縣官舟鎮泥馬村200畝春見柑橘種植基地里,60多名務工人員忙著施肥、起壟、鋪膜,為套種辣椒搶抓時間。

農耕地標的變遷

位于城鄉結合部的泥馬村,良田集中連片的天然優勢,曾經是早前官舟的一張農耕地標名片。

“土地集中,都是良田。”村民冉秀英現年70歲,已有49年黨齡,身體健朗的她,是柑橘基地的工人。“盤活土地資源做產業,也為留守的非主要勞動力提供勞務創收崗位,一舉多得,好得很!”

進入新千年,外出務工潮興起,泥馬村青壯年紛紛外出。盡管勞動力有限,但留守村民照常經營田地,因為逢插秧、開鐮等重要農事,親人們會趕回來幫忙。而隨著留守人員年齡增長,特別是外出人員專程返鄉農忙的細賬不再劃算,土地開始撂荒。

“我們流轉的土地中,因撂荒需要復墾的,約占三分之一。良田擱置,實在可惜!”柑橘基地負責人張沖,就是本村人,正值33歲壯年。外出闖蕩多年后萌生了返鄉創業想法,走進地里田間,才發現,記憶中的盛景早已不再。“不管是從個人情感還是從經營效益考慮,我都認定這片土地應該而且能夠長出‘金果果’!”

就近就業的幸福

走在柑橘基地的田坎上,能看到以女工為主的工人們雖然平均年齡超過60歲,但確實都是干農活的好手:動作利落,勞動效率高。走進地里,能聽到工人們對產業帶動力紛紛給予高度評價:用工需求穩定、工酬合理、有歸屬感。

冉云英71歲,是該村尋陽組村民。“兒子有精神疾病,常年需要用藥。雖有政府幫助,但自己能有收入的話,心里更踏實。”她說:“到現在老了,還能做點事,一天收入80元,一個月能做到一兩千元,真好!”

除開冉云英家的這種特殊情況,相比其他老工友,先光組48歲的肖鳳珍更加珍視就近就業創收的機會。“上有老、下有小,離不得家。以前沒條件,有勞動力也只能做家庭主婦,經濟壓力大。現在有事情做、又不耽擱照顧家庭,真是兩全其美!”

“最好一里”的守望

產業聚民心,也聚出了村里的人氣。勞動場面熱火朝天,工人們相互間聯系比以前更密切了。田梗上擺放的復合肥每袋有50斤、有機肥每袋重100斤,都是他們從村里面一路互相幫襯著扛過來的。“如果到了柑橘收成時還沒產業路,要多大成本才運得出去?如果產業失敗了怎么辦?”肖鳳珍的擔憂,得到全體工人的附議。

耙耙柑12月底成熟,時值冬季,以雨雪凝凍天氣為主。惡劣天氣下,田埂溜滑更易出意外事故。“以前沒有產業路,耕作成本過高,致使撂荒現象出現。現在沒有產業路支撐,影響不只局限某家某戶,而是關乎到了全村人。”

泥馬村被良田分為兩片,村民往來可以繞遠路,但耕作只得走田埂。脫貧攻堅工作全面推進以來,該村“連接兩片的通組路、支撐發展的產業路”多用合一道路項目多次提起,卻遲遲未能落地,原因無他——該片區系基本農田保護區。

“基本農田保護,要與村鎮規劃相協調,發展鄉村農產,符合這個總要求。泥馬村有個荒廢的池塘,可轉運耕作層土壤填埋為優質耕地,也符合占用基本農田,責任單位負責開墾與所占數量和質量相當的耕地這一具體要求。”該村脫貧攻堅工作隊常務副指揮長向軍介紹,工作隊與村支監三委多次協商,提出了幾套不同的方案,但一直處于討論狀態。

產業基地沒有產業路,工人們比張沖更著急。“我負責抓管理、運營和銷售,但在‘721’利益聯結機制中,7成分紅農戶、1成充實集體經濟,管理只占2成。鄉村振興是國家大事,我相信鄉村產業發展肯定會得到積極支持,‘最后一里路’會是‘最好一里路’——這也是我返鄉創業的信心源泉。”

記者手記:走進泥馬村柑橘基地,很容易就被工人們的勞動激情和滿滿的獲得感、幸福感所感染。對這些看到土地撂荒會不開心的莊稼人而言,產業盤活土地資源解開了一個個心結,讓勞動更值錢的務工機會則提供了創造家庭更美好未來的現實渠道。依托產業有發展,看準帶動力的他們,對產業有深深歸屬感,因而也對產業路,有深深的“執念”。(銅仁日報融媒體記者 任恩多 徐霜)

編輯:滕娟
相關閱讀
0
pk10走势图d